目前日期文章:201012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因為在版上看到居然有人可以這麼嚴謹強大地寫出有組織、架構、紮實、內容的評論,而且可以跳脫制度層面與刻板印象,所以藉此"膜拜"一下。:P

作者: keikobad (schatten)
看板: TaiwanDrama
標題: [人妻] 溫瑞凡的地獄之路(三) (~EP8)
時間: Mon Dec 27 12:35:21 2010
溫瑞凡之下地獄系列,又來了。這次我想談的東西比較理論性和批判性,而且會補充一些跟愛情與婚姻無關的東西作為類比,以進一步理解它們的本質。這兩週的劇情,在凡恩戀之外又引入愛琳這個線索,帶出瑞凡的過去,以及他不為人知的、被長久潛藏的一面,使案情更複雜。瑞凡與愛琳去出差,回來後撞見安真與薇恩聯合質問他的奇異畫面,為了應付姐妹倆,疲於奔命左支右絀。最後,本以為瑞凡狠不下心趕薇恩走,結果竟然狠下心了。第三者離開後,局勢會如何演變? 本文分四個主題。第一節討論凡恩戀與外在世界的關係;第二、三節討論親密關係的內在緊張性,包括信任與不信任,以及專一排他性的問題;第四節則是資料分享。
一、一個世界,各自觀看
雖然我們共處在同一個世界,但是每個人處在不同的社會位置,對同一件事物是從不同的角度牽涉進去,從而對該事件有截然不同的觀看、詮釋與應對方式。筆者經常發現,在一群親友中,不同人對同件事的說法常常大相逕庭,令人懷疑他們說的真的是同一件事嗎。本劇的凡恩戀正體現了這個現象。首先,凡恩戀作為一個,在社會的「大世界」之內所發生的,屬於凡恩二人的「小世界」,它有兩個層面:一是「內容」,即凡恩之間的種種事故與互動、兩人一起所做的事所說的話、以及這段關係在兩人心中的意義等。其二是「外緣」,即這個小世界與外在環境銜接的方式,它如何被社會所定義和評價,以及對週遭其他人所產生的影響等。凡恩戀是婚外情,是不能見光的秘密;小世界與大世界之間隔了一層扭曲的稜鏡,以怪異矛盾的方式錯綜並相互影響著。
在兩人的小世界裡,他們只沉浸在「內容」而不想考慮「外緣」;但是周遭的外人剛好相反,他們只看到「外緣」而不想去理解「內容」。好,我們先看「內容」的部分,我在上篇文已談過,凡恩本是「擬」兄妹關係,在家裡和公司朝夕相處而擦出火花,兩人一起玩玩具、散步、談心事而相愛著。瑞凡對她傾訴生命中的疑惑和負擔;薇恩也第一次感受到被關愛和保護。薇恩要的只是姊夫的愛,只要「這短短的,純粹又美好的時光」、「只有現在、此刻、快樂」;瑞凡也可以在這個小小的世外桃源裡,暫時擺脫枷鎖而(目前)不用負任何責任。上述事項,透過稜鏡折射到大世界去,被週遭人士感知,就全都變形了。安真和瑞萱發現瑞凡的行為出現異狀,開始以查竊案抓小偷的模式去明查暗訪。安真並陷入巨大的恐懼和擔憂,深恐世界即將毀滅。她甚至去算命,彷彿老公外遇是鬼怪作祟還是災厄禍亂,威脅她一家人的命運。她不知道、也不想知道老公外遇的「內容」,也就是外遇兩造的內心世界;只想把第三者揪出來趕走,於是去找愛琳理論,藉以「捍衛」自己的婚姻。安真這些困擾,凡恩二人都沒有看到,他們本也無意導致她如此。
上述種種情境,在劇中以剪輯穿插的方式並陳。筆者不禁感慨,這兩套好像發生在不同象限裡的事件,真的是同一件事嗎? 它們為什麼是同一件事?是以什麼邏輯關係扣連在一起的?
其實世界上的事情,還真的都是以這種荒謬的方式連起來的。你每天吃的牛肉豬肉,是以血腥殘忍的方式去屠宰動物所獲得的。你享受的名牌球鞋和3C產品,是第三世界的被剝削勞工,在惡劣的工作環境和福利待遇下賣命做工所生產出來的。人類破壞環境所造成的全球暖化,將在兩三百年內讓人類文明走向末日。但再仔細檢視,這一切的罪惡都不是單獨個體有意而主動去做的,而是集體共享的飲食文化、消費文化,乃至現代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,這種種「大勢力」所造成。同理,外遇的問題,也不是個人單方面的作為,而是一個壟罩在社會集體的「看不見的巨靈」,在幕後作用的結果,下文再繼續談。先回到劇情。瑞凡和薇恩本來都無意傷害安真和這個家,想確保大世界和小世界之間的獨立無損,兩界並存但不相干涉。於是以謊言來遮蓋小世界不讓它見光;瑞凡也繼續盡責地當安真的好老公、萌萌的好爸爸。然而,兩界的平衡實在太難維持,小世界逐步侵蝕大世界。例如,瑞凡已無法和安真發生親密關係,他心猿意馬無法專心。後來送車給安真,固然應該是真心對她好,但也剝奪了安真能和瑞凡好好說話的「另一個家」-只屬於夫妻倆的小小的家。
二、信或不信,那是問題所在
信任是愛情所仰賴的重要元素之一,但要維持信任,卻是困難重重。安真雖然發現了瑞凡的各種異象,但是一直都想相信瑞凡。畢竟瑞凡一直以來是那麼正直可靠啊。於是,她在懷疑與相信之間,痛苦地掙扎著。此事表現出,「相信」一件事有多麼困難。瑞凡開始注重打扮、對安真好,這些動作「邏輯上」都可以是出於正當原因,比如說,是同事或老總他的、或是他自己看書或上網學來的。他對安真好,也許是出於歉意想彌補,也許是純粹地想對安真好,兩者都可以成立。如果對另一半好,是種壞徵兆,那以後到底要不要對人家好呢? 這種緊張性,是來自於「資訊不透明」:人畢竟不可能全天候追蹤他人行蹤,就算看到對方的行為也還是不知道他的內心,因此總是處於懷疑與相信之間,不安地游移。後來我們也看到,瑞凡與愛琳的過去,就是一個不透明的故事,一個來自過去的幽靈、塵封已久的秘密,開始冒出來騷擾他與安真的關係。
上述「不確定他人真心」的焦慮,在薇恩這邊也出現了。瑞凡帶安真去玩,一直不回電話,薇恩開始不安。康德又跟她說,男生會搞外遇都是因為中年危機需要出口、或是太無聊想找刺激。薇恩雖是第三者,也需要真正的愛情而不是玩玩的,所以就激動地向姊夫質問這件事。不只如此,瑞凡與愛琳、與安真之間都有太多的過去,是薇恩所不知道的。薇恩畢竟輩分太小,她太晚進入瑞凡的生命。在愛琳與安真之下,她連小三都不是,只是個小四,她到底算什麼? 就像籠子裡的黃金鼠,跑啊跑卻哪也去不了。在這段不倫戀當中,她要忙著確認姊夫究竟愛不愛她、想要個家卻不能傷害姊姊、還要提防愛琳這顆未爆彈。談個感情是有沒有這麼累啊小妹妹? (從旁觀者角度判斷,到底瑞凡愛薇恩是否只是「新鮮感」? 我不認為如此。從第六集演下來的樣子看,他這段不倫戀雖然是「失控」的結果,但確實是「認真的」,因為它觸碰到他內心某種很深層的東西。因為是認真的,所以無法像康德那樣瀟灑地放下。)
相信與不信的難題是不可能化解的。在科學研究裡,要確證一項假設或理論是否正確,是非常困難的,要設計很多不同的實驗去證實或證偽、去釐清變項之間的關係、去排除干擾變相。從知識論和方法論的角度而言,人類不可能全盤如實地掌握世界的真相,所有知識都有其不確定性,或偏誤疏漏的成分。宗教也是如此。你怎麼知道上帝是否存在? 上帝是否愛你? 為什麼你的祈求得不到回應? 有人見過異象,聽過上帝對他說話;但是大部分的人沒有,只能透過聖經和教會的中介去認識和相信神。因此,啟蒙運動以來西方知識分子面臨信仰危機,他們失去穩固的根基去信仰上帝。好,連科學和宗教這種,集合社會上的菁英投入巨量資源所經營的偉大事業,都有信仰危機了,何況是愛情這種凡夫俗子的玩意? 你怎麼相信你的愛人是真的愛你? 是哪種愛? 愛得多深? 有沒有變心? 對那些「偷吃能擦乾淨」的人來說,他有沒有變心,根本看不出來。為了應付這種不確定性,有人就以高壓監控的方式來追蹤另一半。人活到這個境界還有尊嚴嗎? 到底人為什麼要談戀愛?
三、愛情與婚姻的專斷本質
本劇的幕後大魔王是誰? 瑞凡還是薇恩? 當然不是。所有劇中的小人物都沒那麼大本事製造那麼多糾結。這都是源自於愛情與婚姻作為一種社會制度,本質上所蘊涵的,無窮的緊張性和不確定性。 (註:本文的脈絡裡,很難把愛情與婚姻分清楚,因為比較深度投入的愛情,對伴侶的要求也非常高,只差沒有婚姻的法律效力;反之,婚姻也一定程度以愛情為基礎,雖然品質可能不太一樣。因此下文會根據文意來斟酌使用這兩個詞。) 愛情是現代人的宗教。人類在愛情當中獲得深層而豐盈的認同感、歸屬感和幸福感。這個幸福是建立在「永恆專一」的誓約上:愛一個人直到永遠。它是一對一的,先卡位先贏,排外而專權。對於違反禁令的「不倫戀」,外界只定義其「外緣」為不合法,而否定貶抑其「內容」,以輕賤化妖魔化的方式去追討犯禁者。在受害者(被劈腿者)的角度,愛人出軌是一種傷害、背叛、欺騙,是破壞幸福的行為。愛上一個人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,愛上第二個人你就是天殺的王八蛋。
在專一性和排外性這個面向,歷史上有些事物與它相似。首先是一神教信仰。在西方基督教力量很強的時代,人們只能信奉上帝耶和華為唯一真神;其他的都是假神、魔鬼、偶像。倡導拜假神的人,都是「異教徒」,要抓起來燒死。甚至基督教內部不同的派別(新教與舊教)也出現過嚴重的互相迫害。第二個例子是一黨專政國家。全國只有一個政黨為合法統治者,不容許挑戰者和競爭者存在。倡導解除黨禁者,都是「企圖顛覆政府」的「異議人士」、「叛亂分子」。至於本劇的主題,婚姻呢,也是如此。婚外情的「內容」被簡化為情慾沖昏頭或是日子過太好找樂子;外遇者則被稱為「負心漢」、「水性楊花」;第三者被稱為「小三」、「狐狸精」,被視作女巫或小偷來獵殺。時至今日,在西方,一神教的力量已經式微,有些人「改宗」信了佛教,佛教是無神的。以前曾經是君主或一黨專政的國家,也漸漸嘗試「換黨做做看」,走多黨制路線。這表示,人們在宗教和政治上的信仰已經開放,不再忠誠於單一選項。相較之下,愛情與婚姻制度,仍然帶有強烈的一神教色彩。但是,為何如此? 愛情一神教的合理性基礎是什麼? 它如何在複雜多變的社會環境中立基? 如何與重視自由的個人主義並存? 而犯禁的行為會造成什麼傷害? 是如何造成的? 這些問題是一切的根源,它需要一個答案,需要一套完整清晰的論述來支撐。搞外遇的人會設法合理化自己的行為,那所謂的主流價值,當然更需要合理化,不然我們都不知道自己信奉的到底是什麼東西。 (這些問題,部分也是回應了本文第一節,小世界與大世界之間的關係。兩者之間的邏輯性其實非常晦澀曲折,並不清楚直接。)
除了合理性的理論問題之外,愛情和婚姻所要求的永恆專一性,在現實上也面臨巨大困難。道家和佛學都指出,世事本無常。世間唯一恆常的事物就是「無常」。想在無常中建立永恆,本就是種反常態的執念。以前常聽朋友信誓旦旦說要做這個做那個,過一陣子全都變了,好像之前說過的話都不存在一樣。沒有人能知道未來的世界、未來的自己會發生什麼改變。歷史大事也是如此,所有偉大的專制王朝與帝國霸業,都想萬世萬代永遠統治它的國家,但有幾個能留下來? 愛情更是如此,它是虛無飄渺、可長可短、忽強忽弱的東西。伴侶之間變心,或許是因為彼此有矛盾有紛歧 (不見得是外遇,許多非關外遇的問題都很棘手複雜) ,或許是莫名其妙就不喜歡對方了。而這個變心也不是故意、惡意的,甚至很多是無意識的,只在偶然的機緣下才「被意識到」而浮現出來。當然,伴侶雙方可以努力去溝通協商,改善問題。如果成功了當然很好,但也有失敗的可能,最後走向名存實亡的婚姻,或是離婚、分手收場。瑞凡夫婦的問題就是出在這裡,我在前文提過,兩人的心思不在同一個次元裡,想法沒有交集,也沒有充分的溝通意願和能力,導致漸行漸遠。
愛情中的兩人全心全意彼此付託,將幸福建立在對方的忠誠之上。一旦對方變心,幸福就垮了。這個風險成本非常巨大。我在上篇文曾經苦口婆心幫安真想了很多自我成長的計策,但是戲不知道會怎麼演。安真全心投入在她的家庭裡,也相信瑞凡對她是永恆專一的。當她發現瑞凡變心了 (其實目前為止瑞凡仍然聲稱愛安真), 就得承擔信仰破滅的痛苦,之後該怎麼辦? 很多人說,她要趕快犀利起來捍衛自己的婚姻、或是犀利起來把瑞凡甩掉投靠藍天蔚。這些「體制內改革」,層次都不夠高。她應該藉著婚變的機會,看破「永恆專一性」的迷思,體認到宇宙「無常」的本質,靠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來。人本來就是在幻滅中成長。我從小到大也經歷很多幻滅,過去的理想被現實所消磨打擊、努力付出的心血不受肯定。這都是家常便飯。股市每天有人賠得血本無歸、業界每天有人被炒魷魚(瑞凡的未來)、三不五時世上就有天災人禍…我們一開始就不要對世界期望太多、不要預設努力一定都有回報、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別人身上,這樣才能過得自在,不容易被傷害。安真如果能達到這種灑脫,走出自己的路,像愛琳一樣自信地說出「我要活得像謝安真!」那就修成正果了。
再回到瑞凡這裡。當瑞凡愛上薇恩的時候,即使他仍然愛著安真,仍然履行他顧家的義務,可是在婚姻制度的界定下,他還是背叛與欺騙了安真。後來瑞凡向康德吶喊「我順著我的真心去愛一個人,我錯了嗎?」 康德只能勸他,但也無法正面回答這個問題。因為規定就是如此,它純粹是不能挑戰的初始設定(default)。 很多人說,當初瑞凡是自己要選擇婚姻的。不幸的是,大部分的人在結婚之前,都不曾好好做功課做研究,去預習他在未來長期的婚姻生活中會經歷的矛盾與風險。就好像,大部分的人在生小孩之前,都不會去思考生小孩這件事的重大意義。我們的主流偏見就是鼓勵人,時候到了就應該結婚生小孩,而不會告訴你這一切背後暗藏的糾結與苦惱。瑞凡的事業也是如此,他當初按照社會的期望,念好大學、進好公司、力爭上游;可是猛然回首,發生很多關於「人生意義」的疑惑。此時周遭人士仍只是不斷堆積期望在他身上,而無法紓解他的疑惑。這點我在前文已經提過。但無論如何,在康德力勸下,瑞凡還是打發掉薇恩,繼續扛起他的責任,去滿足各界期望。
我質疑愛情專一性的基本教條,當然不是鼓吹大家去花心去濫交。而是把愛情這項具有強烈規範性的人際關係,它所隱含的基本預設和難處表列出來,重新去面對和思考它,開放討論與協商,嘗試去想像與比較不同的可能性。也許可以建立一套論述和實際辦法,去克服上述種種問題,那當然很好,但那絕不是簡單的工夫。反過來說,也不是人的本性自然都傾向花心。所謂「花心」,就不是投入真心的,是稍縱即逝的短線交易,康德式的外遇就屬於此類型。真正投入真心的感情,不會經常發生,它需要特別的機緣。瑞凡如果不是遇到薇恩,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外遇,那他就是聖人,就可以和安真實現永恆專一的婚姻之盟約(也不會有這部戲了)。他的不倫戀是一生僅見的偶然,不是因為他花心,一有壓力就想外遇。他一生的毀譽都只在這一線之間。我猜很多外遇個案也是瑞凡這種少量但真心型的。
四、關於外遇問題的一些資料分享
安真手足無措的時候,跑去找算命師。在第一個師父那裡,看到一堆大老婆來求師父幫忙。在此又冒出「狐狸精」這種前現代的,屬於神話和巫術信仰的用詞。她們只看到外遇的「外緣」而不問「內容」,更不想思考如何面對和改善自己婚姻的內部問題。這演起來好像是在醜化大老婆。第二個師父似乎回答了一些,在劇情裡真的會發生的事情,還伴隨雷電交加。我不懂編劇穿插這段怪力亂神的用意是什麼。但是,把外遇神秘化妖魔化,永遠不能解決問題。安真收集那麼多剪報,只翻到一篇她覺得有用的。坊間關於婚姻和外遇問題的書籍和討論很多,她自己逛書局或上網都可以找到 (連藍天蔚都笑她沒讀書XD)。 再強調一次,安真的第一要務不是犀利起來或變漂亮,而是學會讀書和思考;有了知識才有本錢去犀利、去當上班族、去跟瑞凡薇恩鬥爭、去跟愛琳天蔚鬥嘴。
我不是外遇問題的專家,下面只列一些google到的連結,分享給大家。愈是與切身利害相關、又容易情緒化的議題,就愈需要去接觸大量資訊和正反立論,來幫助自已了解現象。不過這些資訊不見得都適用在本劇的例子。外遇的問題有普遍的層面也有個殊的層面,要稍微分辨一下。
1. 維基百科對外遇的定義

2. 兩篇報紙社論

這裡貼了兩篇正反立論。第一篇陳述外遇普遍化的社會背景,第二篇則指出「規範」的重要性作為回應。

3. 小專題論文,對照電影《出軌》的分析。


4. 學術資源與報章討論:《外遇有理,通姦無罪》
這裡有很多書單、社論和意見交流。發言者從學者、作家到社會人士都有,也包括外遇三方當事人的親身經歷,男女個案都有。我大概瀏覽了一下,關於外遇的正當性問題,仍有爭議空間,未有定論。藉此也鼓勵有心人士多接觸學術著作,因為他們呈現很多資料,從歷史回顧、統計數據、個案訪談到跨文化比較都有,對現象也會有比較深入、宏觀、冷靜而有條理的反思與論辯。不過該網頁也有點舊了,讀者可自行搜尋新近的研究和出版品。
5. 其他影劇作品日劇:《青鳥》、《不忠時刻》、《第二處女》、電影《失樂園》華劇:《人間四月天》、《蝸居》歐美:電視劇《都鐸王朝》、電影《偷情》、《安娜卡列尼娜》(這部分板友應該知道很多)
我再多說幾句(完蛋了我像安真一樣碎碎念XD)。以犯罪為例。殺人就是殺人,殺人就是不對;這是只看「外緣」而不看「內容」的觀點。但在法庭上,我們需要知道某人殺人的動機和脈絡,作為判刑的依據。預謀殺人、過失殺人,刑責都不同,要講比例原則。其次,犯罪學研究人為什麼會犯罪,基本是假定罪犯和你我每個人在本性上都是一樣的,是在各種不同的主客觀變因影響下才導致了犯罪。要解決犯罪問題,就應該去找出那些變因 (主要是環境的問題), 檢討改善的方法。等到有人犯罪然後抓去關,那是很末端的事情了。回到外遇問題。外遇者或第三者不是一個「物種」,沒有人生來就是外遇者或第三者。任何人,包括你我在座各位,都有可能在某一天突然變成外遇者或第三者。曾經是外遇者或第三者的人,也有可能突然變成受害者;反之亦然。這個身分是浮動的,每個人不分男女老少都有外遇的可能,那「可能性」是普遍而永恆存在的,只是差在有沒有碰上觸發的誘因。當外遇發生的時候,要去探討原因,個人的原因和社會的原因,通通都要檢討。婚姻制度本身,不是科學真理也不是聖經佛經,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,都要拿出來討論。接著再去協商怎麼收拾爛攤子,怎麼解決外遇三方的糾結。最後再去思考未來的出路,如何面對永恆存在的外遇可能性;甚至,婚姻制度有沒有不一樣的可能性、有沒有另類的調整空間? 這個層次的討論,才能直達問題本源。
五、小結:迎接婚姻虛無主義
按照劇本的初始設定,瑞凡一直是忠實又負責的好老公好爸爸,是公司裡「新好男人」的代表。他對婚姻的道德信條很清楚和堅持,還義正辭嚴地向康德說教(偶而得複習一下頭幾集講過的事)。甚至,安真和瑞萱在調查外遇疑案的時候,還不時恢復對他的信任,幫他說話,誇他是世上最可靠的男生。連這樣的好人都會失控出軌,那至少在戲劇的小宇宙裡,邏輯上就暗示了:「世上沒有永遠忠實可靠的人,婚姻永遠存在著動搖的可能性。」這不只是瑞凡個人的失敗,更是集體期望的破滅。藍天蔚目前獨身所以沒問題,只要不吃東西就不怕食物中毒。將來他和安真在一起,誰能保證天長地久? 瑞凡的個案是因為他過去複雜的人生糾結,為了與社會妥協而壓抑太久。同理,每個人多少都有類似的變因潛藏在心裡,遇到特定的環境或誘因就發作出來。外遇的變因千奇百怪,事前難以辨認從而也難以預防。補充一點,雖然本劇把外遇者設定為男性,但現實上女性當然也會外遇。總此,從瑞凡的個案,可推導出懷疑主義和虛無主義的洞見。綜合上面的討論,婚姻制度內含的難以化解的緊張性,包括了:
1. 「永恆專一性」的正當性基礎,仍有疑義和爭議的空間。
2. 人無法全盤了解與信任他人,無法確證對方是否愛你、是怎樣的愛。
3. 世間無常,變心(單純不愛了或有外遇)的可能性普遍恆在而無法斷除。
4. 將幸福全副投注在彼此的忠實上,其風險成本太高、傷害太大。
(…下略)
我們這個時代把愛情與婚姻看的太重要,努力把它建造成「幸福」的最大來源,把情感的資源全部投下去。但是,如上所列,現實上要長久維繫感情實在太困難,充滿理論上和實踐上的各種難題。它是一個美麗卻脆弱的幻影王國,如同股市泡沫,炒作得很大,破得很突然,製造出無數的受害者和負罪者。當人們把極大的幸福快樂依附在某項事物上的時候,同時就預備了「失去它時所造成的痛苦」。幸福與痛苦是對立相生的。
過去已發生的悲劇,就已經發生了,來不及了。以後該怎麼辦? 我的哲學是,認清這一切的幻影,不要再走入婚姻,甚至不要再走入愛情。幸福的路徑很多,去衝刺事業、研究學問、欣賞文藝、旅行冒險、結交朋友…太多太多了。如果真的要談感情,就必須把上述問題通通研究清楚,協商出有彈性有餘裕的遊戲規則,把傷害與痛苦的可能性降低。其實在劇中,愛琳已經離開了愛情而昂然自立。但是她偶而也會傷懷、懊悔、哭泣、憧憬著瑞凡與安真的幻影城堡(當幻影破滅,大家都要醒來)。只差一點點她就可以修煉得道,真正從世間男女情愛的輪迴苦海中解脫,達到清明澄澈、自在自為、不執著、不懊悔的至福化境。阿彌陀佛,善哉善哉。 (其實也很難講,愛琳在頭幾集誘惑瑞凡未遂。而且還有盜用公款的嫌疑,暗示她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」的成分。我對她的評估還是持部份保留。)

takeash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看了久違的偶像劇:犀利人妻

對於其中 愛琳對 謝安真的"忠告" 心有戚戚焉

愛琳 是 外界眼中事業有成又美麗的女強人
謝安真 是 結婚後一心照料家庭、無暇打理自己的主婦

當時謝安真誤以為愛琳是老公外遇的對象把她約出來談談
...............
愛琳:把時間花在哪裡是看得出來的

但我還是佩服謝安真,雖然自卑但還是把想說的都說了。

那麼,我把時間花在哪裡?看得出來嗎?

takeash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